追蹤
豐盈的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《轉貼文章如有侵權請告知,立即刪除》
  • 3025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0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解析老子養生思想與氣功

 
  
清心寡慾
  
養生家歷來認為,要健康長壽,除了身體外,精神也要健康。如明代養生家高濂說:「夫人只知養形,不知養神,只知愛身,不知愛神,殊不知形者載神之車也,神去人即死,車敗馬即奔也。」

這句話的大意就是,人們只知道保養身體,不知道保養精神,只知道愛護身體,不知道愛護精神,殊不知身體好像載有精神的車一樣,精神一去,人就死了,車若是壞了,馬也跑了。由此看來,要健康長壽,既要講究飲食、睡眠、生活環境等物質條件,也要重視人的思想和情緒等精神條件,兩者缺一不可。

老子對精神條件闡述極詳、極深。他說:「禍莫大於不知足,咎莫大於欲得。」這就是說,災禍莫過於不知足,罪過莫過於貪得無厭。人若是見什麼就想要什麼,那就要「罪」、「禍」臨頭了。

  
為什麼會這樣呢?他又說:「名與身孰親,身與貨孰多,得與亡孰病,是故,甚愛必大費,多藏必厚亡,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。」

這句話的意思是,虛榮和生命,哪個更親切?生命和財產,哪個更重要?獲得和喪失,哪個更有害?因此,過分貪愛,必造成更大的破費,貯藏得愈多,也必然損耗得愈多。

這句話的中心意思就是你要得到什麼,就要付出一定的代價,貪得無厭必然會使人身心精力消耗過度,從而有損健康。

  
老子一再強調要「見素抱樸,少私寡慾」,意即要外表單純,內心淳樸,減少私心,降低慾望。他又說要「不貴難得之物」,即不要看重稀有的商品,而要「為而不爭」,即做什麼事都不要和別人爭奪,以免造成精神緊張,危害身體。

  
老子的這個養生哲學,在今天看來,也頗有幾分道理。

例如,現代生理學家曾做過這樣一個有趣的實驗,即將一隻裝有兔子的籠子放在一個裝有猛虎的籠子旁邊,讓這兔子成天看著老虎而惶惶不可終日,對任何「美味」也不愛吃,也睡不好,結果不多久這兔子就萎靡不振,縮成一團,消瘦無力。

作為對照研究,另一隻兔子則被放養在自然的環境裡,結果十分健壯。從這個實驗即可看出,精神、情緒對人的健康長壽是多麼重要。


  
強調守中
  
老子說「多言致窮,不如守中」,意即言多必行不通,還不如保持適中。他還說「飄風不終期,驟雨不終日」,意即狂風刮不到一個早晨,暴雨下不到一個整天,所以還是守中好。

  
老子認為應該「去甚,去奢,去泰」,意即應該去掉那些極端的、奢侈的和過分的東西。他要求做到「方而不剖割,廉而不劌,直而不肆,光而不耀」,意即要做到方正而不顯得生硬勉強,有稜邊而不至於把人劃傷,正直而不至於無所顧忌,明亮而沒有刺眼的光芒。這就是說,做任何事都不要過,這樣自己才不受損失。

  
不這樣做會怎麼樣呢?他說「強梁者不得其死」,意即強暴的人不得好死。又說「致數與,不與」,意即追求過多的榮譽反而沒有榮譽了。所以,他認為最好是「不欲如玉,珞珞如石」,即最好既不想做什麼高貴的美玉,也不做下賤的堅石。

  
老子的養生學說,二千多年來一直被歷代養生家所繼承、發展。如中國南朝大養生家陶弘景(公元456年——公元536年)就說過:「莫大憂愁,莫大哀思,此所謂中和,能中和者必久壽也。」儒家董仲舒也說:「能以中和養身者,其壽極命。」
  
今天看來,對於現代人,尤其是老年人,這些養生觀點仍然是有價值的。


靜以養生
  
老子在闡述其政治、哲學見解的同時,也非常豐富、細微、深刻地描述了做靜功(即坐禪或靜坐)時的體會和感覺。有人說,老子可能是由於做靜功時深得其中奧妙,才提出了一整套政治、哲學觀點,並希望用以治國安民。

  
例如,老子說:「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。夫物芸芸,各復歸其根。歸根曰靜。」這句話的意思是:盡量使心靈虛寂,要切實堅守清靜;萬物都在生長發展,我觀察它們的循環往復,事物儘管變化紛紜,最後都各自回到它們的出發點,回到出發點,叫做「靜」。

這成了後世養生家們經常引用的最古老、最經典的練功訣竅。

  
我們都知道,靜功練得好,會使人舒適無比,妙不可言,美不勝收。這種感覺非一般不練靜功者所能體會到,而老子體會到了。

不僅體會到了,還寫成文字留傳下來,堪稱難得。

例如,他說,「道之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;竊兮冥兮,其中有精;有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

這句話的意思是,「道」這個東西,沒有固定的形體,它是那樣的恍惚啊,惚恍之中卻有形象;它是那樣深遠冥昧啊,深遠冥昧中卻涵有極細微的精氣,這極細微的精氣最具體,最真實。他把練功入靜後的美妙感覺,描述得無以復加。

  
他又說:「常無慾以觀其妙,常有欲以觀其微。此兩者同出而異名,同謂之玄,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。」這句話的大意是人經常可以從無形處看到萬物的微妙,經常從有形處看到萬物的終極,這兩者(有形和無形)各不同,實出一源,都很深遠,極遠極深,它是一切微妙的總門。

可是,怎樣才能觀察到這些奧妙呢?他認為,只有「專氣致柔」( 專心守氣,致力柔松 )和「滌除玄覽」( 消除雜念,深入靜觀 ),才能做到。用氣功的術語來說,就是意守丹田,靜到妙處,想著丹田可以看其微妙,不想丹田可以看到其終極,千變萬化,玄妙莫測。這正是靜功入靜的寫照。可以設想,老子若非練靜功深有體會,他是描繪不出這樣細微的。

老子不僅對靜功深有體會,而且也提出了一套練靜功的方法。例如,他說:「虛其心,實其腹,弱其志,強其骨。」意思是若從氣功或靜功角度來理解,即為消除雜念,意守腹部,削弱慾望,強健筋骨,當然,老子要把這種主張推廣到治國治民,讓人人都如此(「常使民無知無慾」),那當然是不可能的,但在做靜功時是完全可以做到的,所以歷來為修煉者所重視。

  
怎樣才能入靜?老子指出要「塞其兌,閉其門,挫其銳,解其紛」,意即要塞住知識的穴竅,關上知識的大門,不露鋒芒,超脫糾紛,以便入靜。這可說是中國氣功消除雜念、引導入靜最古老的訣竅。

  
綜合上述可見,老子在其著作中反覆強調,要養生長壽,就要習靜。他的這種見解,也被中國歷代養生家甚至道家、儒家繼承下來,如莊子、抱朴子、孫思邀甚至蘇東坡、白居易、陸游等大文學家等都曾堅持練靜功,而且在這方面都有文字記載留傳於世。所以,老子不僅是大哲學家、思想家,而且也是大養生家。

引用自:http://www.hc863.com/care/384/231823.html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