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豐盈的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《轉貼文章如有侵權請告知,立即刪除》
  • 3025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指揮 / 赫柏.馮.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
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kV1jhUy0Tk&index=1&list=RDHkV1jhUy0Tk


貝多芬第五號命運交響曲 卡拉揚指揮

 

 

卡拉揚和莫扎特天堂有約

卡拉揚12歲時曾不小心從6高的窗台摔下來,腳踝骨折,脊柱受傷。卡拉揚不堪回首;“十二次手術,這足以將人逼瘋......”,他慢慢的拖著一條不靈便的腿上場,他說;“這是世界上最漫長的路......”。指揮時他一直雙目緊閉,除了“翱翔”的風格等等外,強直性脊柱炎的痛苦可能也是一個原因吧,卡拉揚站在特製的指揮台上,揚起的右臂時常會頓挫一下,芭特爾好像很理解這位“自負之神”,包著下巴的“羔羊音”好像也專為卡拉揚的“線性攀升”而準備,她精細的調節著靈魂深處的風暴,使卡拉揚陷入滿意的陶醉中。這個美的不亦樂乎的“線性攀升”當年幾乎讓富特文格勒窒息,富特大呼;“這簡直太悅耳了”,因為恐懼偉大的德國音樂被卡拉揚變成街頭的“佐餐音樂” ,管你第三帝國是什麼,堅決守住柏林愛樂的位置不放,不能讓卡拉揚染指比整個世界覆滅都重要......

視頻: 莫扎特C大調“加冕”彌撒
(卡拉揚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)

卡拉揚和莫扎特天堂有約,他仰面向天,似乎在問莫扎特;“是這個意思吧”,莫扎特無語,眼眶濕潤了,梵蒂岡飄下來濛濛細雨,這一天是1985年6月29日,羅馬,聖彼得大教堂......

 

 保祿二世----這那裡是為我加冕啊。

卡拉揚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為教宗(梵蒂岡的皇帝)指揮莫扎特的《加冕彌撒》,1985年,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給了卡拉揚這個機會。這是天主教會首次允許一支管弦樂團在梵蒂岡聖城參與彌撒聖事。這次演出也為世人留下了珍貴的錄像和錄音。
 

赫伯特.馮.卡拉揚在聖彼得大教堂梵諦岡會見教皇約翰.保羅二

貝多芬第五號命運交響曲 卡拉揚指揮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p24u3JzgMnc

伯恩斯坦-貝多芬-命運交響曲-第一樂章  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kEWpb07rF9A&list=RDp24u3JzgMnc&index=16
蓝色多瑙河(卡拉扬) 配芭蕾舞
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MzU1Njg1MDA=.html

小夜曲.wma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lPUD4o1YTCE&index=39&list=RDDuAWVPt2gnU

 

莫扎特 K.618 D大調經文歌《聖體頌》
耶穌救主,神的羔羊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2UXLKmhd920#t=48

 

《聖體頌》(Ave, verum corpus)這首混聲四部合唱的經文歌,是莫札特1791年六月,他去維也納近郊的巴登(Baden)探望他懷孕的妻子康絲坦彩(Constanze)途中所寫。並在當年的基督聖體節(Corpus Christi Day),題獻給巴登教堂的合唱指揮史提(Anton Still)。

⋯⋯ 長度僅46小節的聖餐讚美詩,集莫札特晚期樂曲風格之大成,通常用在彌撒的奉獻上。歌詞據說是13世紀的教皇伊諾森三世或四世所寫,描述耶穌的血從腋下的刺傷流出,象徵他用鮮血洗滌世人之罪。

本曲意境深刻雋永,曲調優美動人,和《聖母頌》同為小品聖樂中的知名傑作。
附錄:《聖體頌》的拉丁文歌詞&中譯

Ave verum corpus natum de Maria Virgine.(耶穌基督,藉由童貞女瑪利亞而取得肉軀,)
Vere passum immolatum in cruce pro homine:(為了人類,在十架上受苦並且犧牲性命。)
cujus latus perforatum fluxit aqua et sanguine.(祂的身體被刺穿,流下血水,)
Esto nobis praegustatum mortis in examine.(祂為了我們預嘗死亡的試煉。)
O Iesu dulcis,(喔 甜美的耶穌)
O Iesu pie,(喔 純潔的耶穌)
O Iesu Fili Mariae. Amen.(喔 瑪利亞的兒子耶穌,請憐憫我。阿們。)

備註:基督聖體節(Corpus Christi) 又稱『基督聖體瞻禮』。天主教規定恭敬『耶穌聖體』的節日。彌撒時,供『耶穌聖體』于祭臺上稱為聖體發光的器皿中。教徒手持燭火或彩旗花束,唱讚美詩或者朗誦經文,在教堂附近巡遊一週。始於十三世紀比利時的一些教區,後漸漸推行至各地的天主教會。1311年教皇克雷芒五世定於三一主日後的星期四舉行。

 

威爾第安魂曲 / 卡拉揚指揮 米蘭史卡拉劇院管弦樂團 和米蘭合唱團
◎ 帕華洛第/男中音、普萊絲/女高音

在米蘭的聖馬可教堂,超過百人的史卡拉劇院管弦樂團與合唱團共同演出,連續安可三次,大獲成功!音樂學者公認,威爾第的「安魂曲」的藝術成就,足以與貝多芬的「莊嚴彌撒」並稱為十九世紀宗教音樂的雙璧。
威爾第《安魂曲》第二部份:震怒之日2分13秒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TGieLGaAfws


這部作品中,除了可以欣賞到壯年時期的帕華洛帝,更不會遺漏了史上最偉大威爾第女高音─普萊絲,僅管她已在1985年退出舞台,而我們欣慰這些現存的珍貴錄音、錄影作品中能保留她如此高水準和永值紀念的演出。

全程影片欣賞: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L4he6LWRcnI
 
村上春樹(右)與小澤征爾談了一年的音樂,樂迷津津樂道。圖為攝影家荒木經惟為兩人留下難得的合影。 (時報出版提供)
 2015年01月10日 04:10中國時報
趙靜瑜/台北報導
 
當大作家村上春樹遇見指揮家小澤征爾,竟然變成熱情的小粉絲!村上經常在作品中展現對音樂的精闢見解,也曾出版專書談古典音樂,是個熱血的古典御宅族,201011月起,他多次拜訪這位享譽國際的大指揮家,從貝多芬聊到馬勒,從法國號換氣談到指揮的頭皮屑,內容既八卦又專業。
 
村上春樹說:「我只想以一個音樂愛好者的身分,和小澤征爾這位音樂家,盡可能直率、坦白的談出彼此對音樂的內心話。」長達一年的訪談內容已集結成《和小澤征爾先生談音樂》一書,中文版日前在台發行。
 
 和指揮大師談內心話
 
小澤征爾是全球人氣最旺的日本指揮家,1935年生於中國瀋陽,1959年起在東京桐朋大學隨齋藤秀雄學習,曾獲法國貝桑松國際指揮大賽冠軍、國際卡拉揚指揮大賽第一名,並師從卡拉揚。1961年起擔任美國紐約愛樂副指揮,成為伯恩斯坦的得力助手。
 
2010年年初,小澤宣布自己罹患食道癌,承諾樂迷會跟病魔戰鬥,早日復出。同年9月,他回到排練廳,身體已大不如前,卻依舊謹守崗位,至今仍有少量指揮計畫及培養指揮新秀。村上春樹也是因為這個緣故,開始這個和大師聊音樂的計畫。
 
村上收藏令小澤驚歎
 
村上春樹回憶,兩人第一次對話就在村上的家,「小澤說了伯恩斯坦與鋼琴怪傑顧爾德合作布拉姆斯《第1號鋼琴協奏曲》的故事,還說,這種故事應該錄下來,我就往自己臉上貼金,跟小澤說我正好有空,就我來吧。」
 
小澤征爾則讚許村上春樹的古典音樂造詣,他說:「一張我自己指揮法國國家管弦樂團、小提琴家慕特才十幾歲擔任小提琴獨奏的專輯,村上居然也有,真是令我難以置信。」
與大作家聊天超療癒
 
兩位高手談音樂,既精準又隨興,大致圍繞著「好的音樂究竟是什麼」的主題。村上春樹說,音樂對他來說,「就是要有幸福的感覺,但這個幸福感要如何產生?需要什麼程序?這讓我非常好奇。」「美好的音樂就像愛一樣,永不嫌多,因為這個世界上有無數人都把這些當成燃料儲存起來,作為活下去的電力。」
 
小澤征爾則表示,從年輕拚到老,他每天為音樂忙碌,很少時間想到自己的事情,「但跟村上春樹聊天,我連50年前的往事都想得起來。」顯然與大作家聊天,極具療癒效果,小澤征爾笑說,「大病並不全然是壞事,至少我遇到了村上春樹。」
 
我心目中超級大偶像/音樂之神 卡拉揚的得意門生小澤征爾
 
 
 小澤徵爾80年週年活動/2015/1/14
 
小澤征爾/第六交響曲“悲愴”(柴可夫斯基)  
 
界著名指揮家小澤征爾第一次聽到《二泉映月》,淚流滿面,不自主地跪下去,他說這是真正的天籟,是世界級名曲,聽他是要跪下來聽的小澤是華彥鈞的千古知音,他指揮過無數世界名曲,都沒有下跪,唯一使這個超級指揮家下跪的是中國的《二泉映月》。

華彥鈞1893817日-1950124日),小名阿炳中國音樂家道士江蘇無錫人。晚年被稱呼為瞎子阿炳盲公炳盲炳
 
果敢 演奏的"二泉映月" 在巴黎
宋飛"二泉映月"
 
 
 
 柏林愛樂音樂總監卡拉揚

1982年10月,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的售票電話簡直整天響個不停,因為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柏林愛樂(Berlin Philharmonic)暌違6年後,在終身音樂總監卡拉揚(Herbert von Karajan)的率領之下再度來到紐約演出4場音樂會。但就在音樂廳裡,卻有一場爭執正在發生。
原本卡拉揚要帶樂團排練當晚演出的曲目,但是才剛演奏幾小節,大師就停住了。他找來了音樂廳的管理員,叫他們屏住氣息注意聽。原來卡拉揚聽到了一個非常微弱的噪音,他請管理員趕快處理,否則會影響他排練和演出的效果。
他的抱怨引來音樂廳經理的關注,於是一群人開始去查明這幾乎聽不見的聲音究竟從何而來,經過幾小時的努力,終於發現這個聲音是來自音樂廳地下室的一台抽水機。雖然管理員解釋,這台抽水機是要將水抽到樓頂的水槽,以供應大樓的用水,但是在卡拉揚的堅持下,最後音樂廳經理只好破例在排練和正式演出時把抽水機關掉。
「如果是在奧地利,就算地鐵從音樂廳底下通過,卡拉揚也會要求地鐵在演出的時候停駛。」《卡拉揚傳》(Herbert von Karajan: A Biographical Portrait)的作者羅傑·佛漢(Roger Vaughan),如此形容卡拉揚在工作上的吹毛求疵與堅持己見。

**近乎苛求的完美
**每次演奏,都要超越上一次

古往今來,世上的指揮家多如過江之鯽,但唯有卡拉揚一人,被公認為樂壇的「指揮帝王」。他的事業成就輝煌,一生錄製的曲目超過800種,唱片總銷售量估計超過一億張。
作為當代最有權力的指揮家,卡拉揚只和重量級的樂團合作,更是全球頂尖交響樂團柏林愛樂的終身音樂總監,在柏林愛樂百餘年的歷史中,唯有卡拉揚擁有這項殊榮。柏林愛樂甚至在卡拉揚逝世後,將音樂廳所在地的街道更名為「卡拉揚街」,以紀念卡拉揚對樂團的領導和貢獻。
卡拉揚對樂團的領導功力,展現在他帶領柏林愛樂追求精準無瑕的極致表現,塑造出獨一無二的「卡拉揚之音」。國內名樂評人楊忠衡曾形容卡拉揚指揮的樂團「有種說不出的流暢華美」,卡拉揚自己也說他花了10年的時間,不斷焠練樂團成員的合奏技術,才造就出柏林愛樂令人嘆為觀止的完美樂音。
從小,卡拉揚就是個力求完美的人。「小時候我學鋼琴,每天要練6個小時。我向來學什麼就一定要學會,練什麼就非練好不可,」卡拉揚在他的自傳中強調,「我有這種能力,能排除雜念,專心一志做自己的事。」
卡拉揚把他這種要做就做到最好的個性,完全投射到他對樂曲的詮釋和對樂團的領導上。卡拉揚曾在一次專訪中提到,他和柏林愛樂的錄音,都是排練過五、六十個小時的成果。這對柏林愛樂這個向來以頂尖演奏技巧自許的樂團而言,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1955年卡拉揚同意接下音樂總監職務時,條件之一就是在合約內註明他有過問樂團排練時間長短的權力。所以卡拉揚得以在他在位的34年中,讓柏林愛樂一直維持最高的演奏水準。
受卡拉揚提攜甚深的名小提琴家慕特(Anne-Sophie Mutter),對卡拉揚的完美主義有極深的體會:「我對卡拉揚至今仍然崇敬備至的,是他和樂團排練時那種幾乎不近人情的苛刻,與想要超越上一次演奏的決心。有一次我看到他在早上10點走上舞臺,排練一首在前一天晚上已經演奏得極為精彩的作品。樂團所有人都認為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再練的了,而他卻從頭開始再把樂曲走了一遍,讓我看了非常感動。」
「當樂團最終演出你所期望的效果,那是因為你的力量猶如一束強烈的光,而你把這種力量傳輸給了他們……,卡拉揚就具有這樣的性格力量。」卡拉揚的學生布魯諾·韋爾(Bruno Weil)也指出,他從卡拉揚身上學到領導樂團的一大關鍵,就是「指揮不能遷就樂團,被其縛住手腳……你得有勇氣按你的要求指揮,上百人的樂團、歌手就會跟上去,卡拉揚就是這麼做的。」

講求紀律
凡事精心準備,永遠都胸有成竹

身為全球最知名的指揮家,卡拉揚的行程和工作極為繁忙,但是在卡拉揚專家佛漢眼中,卡拉揚做事總是計畫周詳。「他是個工作上極為講求紀律的人,」佛漢強調,「凡事都精心準備,認真組織,尤其重要的是,他要保證不會失去控制。」
名列當今「三大男高音」之一的卡列拉斯(Jose Carreras),在70年代曾經和卡拉揚合作演出許多膾炙人口的歌劇。他對卡拉揚印象最深刻的,也是這位指揮大師嚴格的紀律。
「卡拉揚總是第一個到,最後一個走。在和他共事的那幾年,我從未見過他在排練時遲到過一分鐘,」卡列拉斯在一篇文章中談到他認識的卡拉揚,「可想而知,一個自律這麼嚴格的人,對他人的要求也會很高,所以他最痛恨的就是沒有紀律。」
卡拉揚自己也表示,缺乏準備對他來講是無法忍受的。「跟大多數人相比,我花在計畫、準備和組織工作上的時間多得多……,這樣做的結果,使我永遠都胸有成竹。」
卡拉揚熱愛演出歌劇,特別是在他自己創立的薩爾茲堡復活節音樂節,歌劇更是重頭戲。但比起管弦樂曲,歌劇演出需要更加複雜的準備工作。卡拉揚通常在前一年就開始準備,把要演出的歌劇錄下來,將錄音帶寄給每位演員,以便他們在次年演出之前可以先行聆聽,熟悉這齣歌劇的其他角色和各個樂段。
到了歌劇正式演出前,包括演員排練和樂團排練,總共要排練約50次之多。如果是別的指揮大概要花上10個星期,但是卡拉揚做完這些事只要3~4個禮拜。「演員到達時,所有工作就要準備就緒,他們在每個場次的走位都要標得明明確確,燈光也要先用替身確定位置,」卡拉揚指出,「我們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,而且日以繼夜工作直到一切就緒。我認為,這就是工作的藝術。」

表演的極致
靠指揮棒和手勢,讓樂團融為一體

對音樂要求甚嚴、毫不妥協的卡拉揚,終其一生,都將推廣音樂視為自己最重要的職志。他的老朋友、英國駐德外交官埃奇·萊斯利(Edge Leslie)就認為:「對卡拉揚來說,音樂不僅是職業,更是一種使命。」
「我被賦予了特殊的工具、特出的才能。我從不懷疑我的才能是造物主的賜予,我的責任就是讓它得到最充分的發揮,」卡拉揚自己也曾對友人說,「我立志要創造盡可能完美的音樂,並把它奉獻給盡可能多的人。」
帶領樂團做最好的演出,就是卡拉揚表達這種使命感的最佳管道。「在每一場經過精心準備的音樂會中,我已不再聽見音樂,而是讓它煥發生命。」在卡拉揚看來,他指揮的每場音樂會都是一次神奇的體驗,可以讓人心醉神迷,更是上蒼的一種恩賜。
僅靠指揮棒和手勢,卡拉揚能讓一百多位演奏家融為一體,讓成千上萬的聽眾著迷感動,這無疑是一個樂團領導者最極致的成就。「這個力量源自樂團的團結一致,」《紐約時報》(The New York Times)的樂評如此評論卡拉揚和樂團的表現,「它以嚴謹的紀律,始終不渝地表達其觀念……,最後通過同心同德的努力達到輝煌的境界。」
有位柏林愛樂的小提琴手曾被問到對卡拉揚的看法,他回答說:「指揮和樂團演奏者的關係就像錘和砧,一個敲打,一個被敲打。卡拉揚向來在這方面的要求都不遺餘力,對團員、對自己都是如此。」
卡拉揚的個性頑強,無論對人對事都極為挑剔、嚴格,但是他對音樂理想的執著與努力、堅持做到完美的態度更是令人折服,而這也正是指揮帝王卡拉揚領導魅力所在。

解讀第一型老闆
他們的領導風格:
**1.在意品質管理,每個流程步驟都要依據計畫。偏好開會、書面報告等「形式」,讓部屬覺得創造力受限。
2.不願意授權,擔心工作因此無法達到標準。
3.決策迅速,但當新資訊過多時,會讓他們難以決定。
4.在乎部屬道德操守上的表現,如誠實、清廉、整潔等。
**他們的表達方式:

直接、嚴格、簡潔、吹毛求疵、焦躁易怒、固持己見。
什麼事會惹他們生氣:
1.沒有完成任務。
2.無預警改變計畫。

解讀第一型同事
與他們共事時:

1.報告或給予建議時,一定要簡潔並分門別類。別忘了面帶微笑,否則會讓他們以為自己犯錯而不安。
2.一定要體貼、禮貌,常說「請」「謝謝」「不客氣」。
3.一定要準時。絕對不要因為你的遲到而耽誤了他們的行程,他們會記恨很久。
4.做事要照規矩流程來,不要投機取巧。
5.犯錯時,立刻誠懇認錯,掩飾會讓他們更憤怒。
6.採取任何行動或改變之前,一定要取得同意,否則他們會覺得受騙。
7.做任何事都精益求精,好還要更好。

http://www.managertoday.com.tw/articles/view/16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